全球产量,香港亿万富豪蔡志明正儿八经的玩具生意

全球产量,香港亿万富豪蔡志明正儿八经的玩具生意

文/Pamela Ambler

蔡志明站在自己公司生产的玩具旁(www.aifeng8.cn)。他希望玩具既要有趣又要环保。GORDON LUND FOR FORBES ASIA

对大多数人来说,玩具不过是有趣的消遣。但对中国香港亿万富豪蔡志明而言,玩具却是门正儿八经的生意。他表示自己的非上市公司旭日国际堪称全世界产量的玩具制造商。他早年是靠制造玩具发家致富,不过,如今旭日国际所涉业务无所不包,涵盖汽车服务、教育、房地产开发、珠宝手表零售等行业。蔡志明凭此坐拥高达66亿美元的财富。同时,他也是旭日国际的董事长。

的多样化方向?环保塑料。过去两年间,这名73岁的商业大亨在广东韶关自掏腰包投资1亿美元建成了5层楼高的高科技生物塑料树脂工厂。他与美国一家公司成立的合资企业将入驻这栋建筑,生产基于NuPlastiQ生物塑料的环保塑料。预计今年晚些时候正式投入生产。

目前为止,新冠肺炎疫情尚未拖累这项新业务的发展,也没累及蔡志明的其他业务。他表示,截至4月初,他在深圳和韶关的工厂还没受到新冠肺炎的冲击,大部分工人都是当地居民。蔡志明无不庆幸道:“(译自英文报道,下同)我们很幸运,没有发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也没有疑似病例”。他表示,目前还没有客户取消现有订单。

1972年,刚刚25岁的蔡志明创办了旭日国际,此后挺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危机。回想起2003年非典,他多少个夜晚辗转难眠,担心非典可能会侵袭自己的员工。最终,无人感染。这次,蔡志明不抱有丝毫的侥幸心理,称自己已积极采取措施,关注内地企业工人们的健康状况。

解决了防疫的后顾之忧,蔡志明可以全力推进可生物降解塑料企业的发展。他在香港总部的办公室里摆放着10米大小的鱼缸,墙上还挂着一个羚羊头。坐在办公室里,他手上拿着的东西看起来不过就是普普通通的塑料购物袋。

在新冠肺炎危机降临之前接受采访时,他说道:“(环保塑料)对我们来说将是一笔大生意。”该塑料袋是由NuPlastiQ生物材料制作而成,这种材料可与普通的塑料混合,用以制造更加环保的玩具等物品。NuPlastiQ很环保:它是由植物淀粉而不是石化产品构成的;假如丢到垃圾填埋场或浸没水中,可自然分解。

为营造协同效应,生物塑料工厂距离蔡志明位于韶关近200万平方米大小的玩具生产基地仅一箭之遥。他携手创办合资企业的另一方是美国爱达荷州的BioLogiQ(蔡志明也是该公司股东)。韶关工厂不仅为隔壁的玩具厂生产生物塑料,而且使用生物塑料制造了大量厨具、家具等商品。

尽管蔡志明的1亿美元投资与其66亿美元的身家相比不过九牛一毛,但这却是应对内地劳动力成本日益走高的对冲高招。过去十年,劳动力成本平均上升逾70%。为解决这个难题,蔡志明投入数百万美元帮助自己的工厂实现自动化,降低人工成本。他设法将员工总人数从2008年高峰时的80,000人减少到了今天的40,000人。蔡志明的公司没有在证交所上市,他也没有透露公司的盈亏,甚至没有公开公司收入。不过,他坦言利润率正在逐渐缩小。

同时,由于坚持“内地制造”策略,蔡志明感到了压力越来越大。他没有效仿其他企业利用东南亚的工厂实现生产多元化,而是将玩具生产全都留在了内地。他坚称这是正确的做法。他表示,迁移东南亚的趋势不禁令他想起40年前,当时香港的成本上升,企业纷纷将生产重心向中国台湾转移。他感慨道:“没过几年,香港企业又往回迁移,原因是台湾的成本猛升,却很难招到工人。”

因此,蔡志明的生物塑料可谓一石二鸟。他正力图开辟新的收入来源,进一步涉足玩具之外的业务。玩具生产的主要成本在于塑料。蔡志明在不断向产业链的上游迈步,从而管理塑料的生产成本,并从中获利。鉴于绿色塑料的应用范围不仅局限于玩具,这有望助力该工厂实现规模经济。蔡志明的儿子蔡加赞(Karson Choi)今年34岁,是旭日国际的副总裁。蔡加赞信心十足地说道:“(今年)我们肯定投入生产。一旦准备就绪,我们将开始大规模生产。”

蔡加赞(左)面向镜头,坐在玩具超跑的后面,酷似他父亲拥有的真跑车。蔡加赞在生物塑料业务中发挥重要作用,负责采购原材料淀粉等工作。GORDON LUND FOR FORBES ASIA

随着人们的环保意识越来越强烈,生物塑料市场成长性高,前景广阔。据印度市场调研公司Fortune Business Insights的数据,2019年全球生物塑料市场价值高达70亿美元,未来5年的年增长率应该能够达到16%。蔡志明希望可以乘着市场蓬勃发展的东风顺势而行。

蔡志明预言:“未来,世界需要这种(生物塑料)。”环保塑料可广泛用于玩具等产品,需求量因此与日俱增。总部位于纽约的玩具评论网站TTPM的首席执行官Jim Silver赞同道:“很多玩具公司早已采用可持续材料来制作玩具,而且包装方面也用上了可持续材料。”

艾莎公主(左)和碰碰狐品牌的鲨鱼宝宝公仔是旭日国际颇受欢迎的两样玩具。照片由旭日国际提供

其中,孩之宝、乐高、美泰三家公司公开承诺改用更环保的材料制造玩具。

然而,生物塑料市场的竞争十分激烈,竞争对手包括美国嘉吉,日本三菱化学和法国道达尔等跨国公司。印度研究公司Mordor Intelligence的分析师Himanshu Vasisht表示,由于制造成本较高,生物塑料的利润率低于传统塑料。位于俄亥俄州的研究公司Freedonia Group的聚合物业务负责人Ken Furst表示:“作为新兴产业,(生物塑料公司)普遍亏损。”盈利能力“取决于材料的应用程度能否提高,企业能否与包装消费品公司签订大合同”。

蔡志明自信这家合资企业能够成功。不过,他不愿细说公司的竞争优势或成本结构。但他倒是透露,因为有“秘方”,基于NuPlastiQ生产的塑料优于竞品,所以售价可以较高。蔡加赞也保证,这项新兴业务很快就会带给他们“两位数”的利润。毕竟他的目标市场包括内地和整个亚洲。蔡加赞称:“凡是在内地做生意,体量立马就上去了。”

蔡志明的合伙人BioLogiQ由爱达荷州企业家Brad LaPray于2011年创立。目前,LaPray仍是首席执行官。蔡志明2017年首次投资BioLogiQ,此后就一直在计划成立合资公司的行动(他的股权和投资金额均未披露)。当时,蔡志明开展了长达18个月的谈判,合资企业最终落地韶关。BioLogiQ在美国使用马铃薯泥中的淀粉制造NuPlastiQ,但蔡加赞表示,中国的工厂可以从国产玉米或东南亚的木薯中提取淀粉。他说:“我们需要大量采购原料。”

那么蔡志明心中玩具业务与生物塑料相比如何呢?他兴奋地笑道:“这些塑料是更好玩的玩具!”

海量玩具

在蔡志明的办公室内外到处都是玩具,有的是给孩子玩的,有的是给大人玩的。两辆劳斯莱斯幻影和两辆一模一样的黑色保时捷停在他的毗邻港深交界处的香港总部外。这四辆车不过是他70辆藏车的冰山一角。自2005年以来,旭日国际在香港运营着一个名为Fastwheel的汽车服务部门,负责进口阿斯顿马丁、法拉利、兰博基尼等高端汽车,并为之提供服务。

旭日国际拥有一个汽车服务部门Fastwheel,经营超跑进出口和服务业务。照片由旭日国际提供

蔡加赞说道,父亲空有两辆防弹轿车,却找不到专门店面维修,于是自己开创了这项业务。

蔡志明出生于上海,在广东长大。小时候,他的父母负担不起他工厂如今生产的这一类玩具。因此,长大后,他到处摆满了玩具。穿过接待区,路过复古式样的哈雷摩托车和三个真人大小的罗马勇士雕像,映入眼帘的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使用过的乒乓球桌,外面罩着玻璃,桌上陈列着各种奖杯。顺着螺旋楼梯拾级而上,步入蔡志明的办公室,脚下铺着地毯,各处挂着相片以作点缀。

蔡志明指向自己在美国凤凰城举行的纳斯卡车赛上拍的照片。他透露道,他曾以每股2美元的价格购买了纳斯卡运营商International Speedway的股票,并以接近每股46美元的顶价卖出。这里不仅有他与演员普瑞希拉的合影,还有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比赛期间的合影。他说道:“我和特朗普一起去的赛场,不过我们并没有生意往来。只是看比赛。”旭日国际与International Speedway保持着长期的业务合作,为其生产一些纳斯卡品牌的T恤、用具、奖杯和迷你赛车。

他还把自己对船只的热爱与房地产业务紧密结合了起来。他的房地产团队分别在墨尔本和悉尼寻找住宅楼和商业大楼的投资机遇。与此同时,他将自己的20多艘船中的3艘开去了澳大利亚。蔡志明坦言:“我喜欢澳大利亚。我喜欢大海。我喜欢去黄金海岸钓鱼。”

蔡志明钟爱的也许是他的车和船,但蔡加赞关心的只有手表。

誉一钟表在香港拥有5家商店,在澳门拥有20家商店,并计划增加更多的门店。照片由旭日国际提供

他是誉一钟表的董事长,该集团总部位于香港,在香港和澳门做高端手表零售。

旭日国际于2010年以16亿港元的价格收购了该钟表行。蔡加赞自豪地说道:“我们现在是澳门的手表零售商。”

生物塑料的背景故事

虽然生物塑料如今广为流行,但其根源可追溯到一个多世纪前。最早的塑料名为Parkesine,就是一种生物塑料,发明自1856年从植物中发现的纤维素。上世纪30年代,亨利·福特利用从大豆提取的原料来制造部分汽车零部件。最终,石化物质替代了有机物成为了塑料原料。直到90年代,人们才发现了新方法,赋予生物塑料商业价值。据欧盟贸易组织欧洲生物塑料的数据显示,生物塑料的需求不断增长;年产量截至2016年已达到400万吨。大部分需求主要是面向可生物降解的袋子和薄膜,以及杯子等容器。

美国研究机构Freedonia Group的聚合物业务负责人Kent Furst表示,人们之所以早期对生物塑料产生兴趣,是因为希望找到石化塑料的廉价替代品。然而,2015年油价因页岩气技术革命而暴跌,塑料生产成本随之下降。Furst分析道:“人们对传统塑料进行了巨额的再投资,而生物塑料则无人问津。”不过,Furst指出,如今,新技术降低了生物塑料的成本并提高了其质量,大大增强了环保塑料在包装和一次性产品(如器皿)方面的竞争力。

译:Young 校 Joe

公司名称:沈阳市玉国变压器配件有限公司